埃菲尔

感觉今天错过了一个亿……

看它的时候,我要自动的将里面的名字换成常用的,不然跳戏啊!!!😂😂😂😂

发货了,发货了,发货了……

我就想知道《听说你也喜欢粉红冻奶》是一开始就在晋江连载,还是有人搬过去😂😂😂昨天刷晋江耽美文的时候,不经意看到的……

忙了一天,打开就看见了各种糖糖糖!!!!我今天都错过了什么啊!!!目瞪口呆jpg.中……

感觉评论要歪,同时脑袋瞬间冒出了,代孕生子的梗!!!

【KA刑侦向同人】楔子试阅

我叫小果子:

精英警探kongphopx大侦探Arthit
放一篇试阅~ @七优碳基装置 艾特下原脑洞~剧情向试阅,就写了一点点没进入正题,彩虹完结会继续更,期间不定时更新😂😂名字我再想想😂
——————


【楔子】


曼谷的夜晚,晴朗的夜空下倏地飘过两朵卷雷的乌云,本就有些燥热的夜风随着一声震雷而凉了几分。诡异的阴风刮过闹市区旁阴暗的小街。


一个少女从闹市区“Young吧”走出来,喝得有些微醺,跌跌撞撞地扶着墙根走着,高跟鞋在地面上划出清脆而凌乱的声响。比少女高一个头的男子精壮的臂膀从后边扶过她,似乎是故意把少女娇软的身躯往自己怀中裹去,少女饱满的胸前在不经意间露出半道引人遐想的沟壑。


“不……不用你扶,我自己能回去!”少女用尽全力想把这个圈住自己的男子推开,但无奈方才那几杯龙舌兰的威力让自己的手臂绵软不已,使不出一点力气。


“哼哼……没关系,我会让你很愉快……很愉快的离开这里的。”男子语气阴沉着,一张隐藏在连帽衫兜帽中的眼睛透出狠绝的光。


第二天早上,“Young吧”后街。


本来除了酒客无人问津的小街今天破天荒挤了很多围观的人,围观的人群中间墙根放着一个大麻布袋子,里面隐约能见个人形。报案的是附近拾荒的一个中年大叔,此刻毛在人群中一双眼睛充满了惊惧。


”让开让开,ork赶紧去把群众遣散了,不能围在这!”Dear阴着一张脸从警车上下来,这男人留着长发,在后脑绑了一个发髻,一双丹凤眼透出点点凶光,若不是这的人都知道这人就是曼谷分局刑侦队队长,那还真要怀疑这人是个黑帮头目。


Dear的身后跟着的矮个眼睛男一边大声嚷着一边拨开凑热闹的人群,拉上一条警戒线。


“警察办案,围观群众请配合警方工作!”眼镜男叫ork,留着三七分的发型,虽然个子矮小,但长相也十分凶悍。


围观群众退了退,Dear揉了揉抽痛的脑袋向身后喊:“法医呢?去哪了!还不做尸体检查!”


刚安抚完报案人的群众的Not拍了拍Dear的肩膀,扬了扬下巴指了指警戒线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冲进去已经把尸体从盖着的麻布袋子中取出来的gun和一同拿着照相机对尸体进行照相取样的kongphop……


Dear的嘴角痉挛:“kongphop!你去凑什么热闹!”


Kongphop并没搭Dear这茬,专注地拍着这个受害的女性身上的淤伤。


Kongphop这年轻人是典型的警校科班出身,拿了他这一届的优秀毕业生直接分配到曼谷分局从小探员开始做起,家里又和市里高层有点背景,加上这人智商超群,硬功夫还一流,相貌更是一表人才,刚到警局就直接勾走了警花may的芳心……等等事迹让Dear这个警局老人诸多不满,但这人偏巧还为人谦逊刚正不阿,对自己的职业又有出了奇的热情……Dear是真的拿他没办法,这样的年轻人从哪冒出来的??


“p'Dear,你又不是不知道kongphop的性子,一有案子第一个冲上去。”ork笑着说。


Dear揉揉脑袋,这个案子发生的太突然了,加上昨晚上一场大雨,冲得现场一片杂乱,基本找不到什么可利用的犯罪分子的痕迹,脚印指纹什么的基本已经无法取证分析,这受害女子身上还被扒个精光,面部被烟头烫了好几个疮疤,一时间也无法确认受害者身份。


Kongphop深知这种情况只能先从尸体初步分析下手,可是这女子身上除了一些鞭打的痕迹和脸上烟头烫过的痕迹,并未有明显致命伤……


“gun,现在能看出致命伤吗?”


Gun戴着白手套的手指此刻正检查受害者的脑部,又去检查了颈部,翻开受害者眼皮看了看,而后摇了摇头。


“初步排除缢死,”gun将受害者翻过身去,看了看她身下的尸斑,皱起眉头,“尸体被人动过!”


Kongphop对着尸体后背点点红色的斑块照了一张:“能确定具体死亡时间吗?”


“只能推断是昨夜凌晨十二点到三点之间,”gun取过装尸体的袋子,“具体死因,是否发生性侵和DNA信息等回局里解剖后才能知道。kong,搭把手!”


Kongphop把相机绳挂在脖子上,帮着gun把尸体装进尸袋,又在现场尸体出现的地面拍了几张照片。


“p'Dear!我请求马上联系局里把最近的失踪人口档案调出来。”Kongphop翻过警戒线对Dear报告,Dear刚解决完外面群众和记者的事情就赶紧赶过来。


“死者什么情况?”Dear说。


“女,二十几岁,死亡时间凌晨十二点到三点之间,脸部毁容,身上有明显鞭打痕迹,无身份证明,生前可能存在性侵,具体死因不明,尸体存在被移动过的痕迹,所以这里可能不是第一现场。”kongphop汇报着目前所知道的信息,Dear一听头更大了。


“你怎么想?”


Kongphop略一思考:“受害者可能是失踪多日遇害,死后被抛尸,但也存在激情杀人的可能,所以我建议先调取失踪人口信息,同时对附近监控录像进行调取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员,等gun的验尸报告出来确认死因后再进行综合分析。”


Dear点点头,拍了拍kongphop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是激情杀人还是早有预谋,就看这凶手的段位了。”


Gun已经把尸体装上运尸车,凑到kongphop跟前,小手在kongphop看向巷子深处意味深长的眼睛前晃了晃。


Kongphop回过神,便看见gun一张顶可爱的娃娃脸。


“kong,你在想什么?走吧,这边暂时没什么好调查的了。”


“这附近没有摄像头,”kongphop又环顾一下周围,“所以凶手才会选择在这里作案。”


“不一定是杀人还是抛尸,可是大晚上的总不能扛着个人穿过闹市区再扔到这个小巷子啊!”gun说。


“少点什么……”kongphop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衣服!!”说着,kongphop已经朝巷子外狂奔了出去,穿过一脸诧异的Dear和ork。


Dear一脸惊讶地看向gun,指指kongphop:“臭小子又去哪?”


Gun一摊手:“喊了一句衣服!然后就跑了。”


Dear无奈摇头,看向不远处在垃圾桶里狂翻的kongphop,这小子……